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回复: 1

《南京条约》的原文?

[复制链接]

376

主题

376

帖子

304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044
发表于 2019-3-12 18: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闭节词,寻找相干材料。也可直接点“寻找材料”寻找整体题目。

  兹因大清天子,大英君主,欲以近来之不和之端疏解,止肇衅,为此议定设立永恒和约。是以大清大天子特派钦差低贱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镇守广东广州将军宗室耆英,头品顶戴花翎前阁督部堂乍浦副都统红带子伊里布;大英伊耳兰等邦君主特派全权公使大臣英邦所属印度等处三等将军世袭男爵朴鼎查;公同各将所奉之上谕低贱行事及敕赐全权之命相互较阅,俱属善当,即使议拟各条,布列于左:
  一、嗣后大清大天子、大英邦君主永存和平,所属华英公民互相友睦,各住他邦者必受该邦保佑身家全安。
  二、自今往后,大天子恩准英邦公民带同所属宅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口岸,营业互市无碍;且大英邦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与各该父母官公牍交往;令英人遵从下条开叙之列,清爽交纳货税、钞饷等费。
  三、因大英商船远途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予以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天子准将香港一岛予以大英邦君主暨嗣后代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管辖。
  四、因大清钦差大宪等于道光十九年仲春间经将大英邦领事官及民人等强留粤省,吓以极刑,索出鸦片认为赎命,今大天子准以洋银六百万员偿补原价。
  五、凡大英商民正在粤营业,向例全归额设行商,亦称公行者承办,今大天子准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该口营业者,勿论与何商来往,均听其便;且向例额设行商等内有累欠英商甚众无措清还者,今裁夺洋银三百万员,举动商欠之数,准明由中邦官为归还。
  六、因大清钦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强办,致须拨发军士讨求伸理,今裁夺水陆军费洋银一千二百万员,大天子准为偿补,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往后,英邦因赎各城收过银两之数,大英全权公使大臣为君主准可,按数扣除。
  八、凡系大英邦人,无论本邦、属邦军民等,今正在中邦所管辖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天子准即开释。
  九、凡系中邦人,前正在英人所据之邑栖身者,或与英人有来往者,或有扈从及候候英邦官人者,均由大天子俯降御旨,誉录天地,恩准全然赦罪;且凡系中邦人,为英邦事被拿禁锢受难者,亦加恩开释。
  十、前第二条内言明开闭俾英邦商民栖身互市之广州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章例,由部宣布晓示,以便英商循例交纳;今又议定,英邦物品自正在某港循例征税后,即准由中邦贩子遍运天地,而途所颠末税闭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然而分。
  十一、议定英邦住中邦之总管大员,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京外者,有文书来往,用照会字样;英邦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覆用札行字样;两邦属员交往,必当平行照会。若两邦商贾上达官宪,不正在议内,仍用禀明字样为着。
  十二、俟奉大清大天子允准和约各条履行,并以此时准交之六百万员交清,大英水陆军士马上退出江宁、京口等处江面,并不再行阻难中邦各省商贾营业。至镇海之招宝山,亦将退让。惟有定海县之舟山海岛、厦门厅之古浪屿小岛,仍归英兵暂为驻守;迨及所议洋银通盘交清,而前议各海口均已启发俾英人互市后,即将驻守二处军士退出,不复攻克。
  十三、以上各条均闭议和要约,应候大臣等区别奏明大清大天子、大英君主各用?、亲笔照准后,即速行交友,俾两邦分执一册,以昭信守;惟两邦相离遥远,不得一朝而到,是以另缮二册,先由大清钦差低贱行事大臣等、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各为君上定事,盖用闭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俾指日遵从和约开载之条,履行妥办无碍矣。要至和约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邦记年之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宁省会行大英君主汗华?船上铃闭防。
  本左券睹《海闭中外左券》,卷1,页351―356;又是《道光左券》,卷1,页34―37。英文本睹《海闭中外左券》,与汉文本载正在同页上。
  本左券原无名称,经常称为《江宁左券》或《南京左券》;据《道光左券》,又称为《白门左券》。


  《南京左券》是中邦近代第一个不服等左券,南京左券是英邦第一次侵华奋斗――鸦片奋斗的结果。
  英邦向中邦输入鸦片由来已久,到19世纪30年代末,输入量抵达惊人的水平。这种腌臜的鸦片营业不单使英邦人的东印度公司、英属印度政府及鸦片估客得到暴利,并且与英邦政府和整体英邦资产阶层酿成了亲切的甜头相闭。1839年1月,清朝钦差大臣林则徐奉旨禁烟,并于6月3日举行了恐惧中外的虎门销烟。
  1840年6月,英邦侵略者为扞卫鸦片营业,依仗其船坚炮利,策划了侵略中邦的鸦片奋斗。英军先后霸占舟山、虎门、厦门、宁波、吴淞、镇江等地,并占据香港岛。1842年(道光二十二年)8月4日,英军进逼南京,索要赎城费300万元。军事凋零的清朝以钦差大臣耆英、两江总督牛鉴、署乍浦副都统伊里布为代外,与英方谈判。中英和约商量劈头。
  1842年8月11日至29日的左券商量,清朝代外正在英方的军事压力下毫无抵拒技能。英方不批准清方对其提出的要求做任何改正,屡屡以袭击南京相压制。南京左券的中英文本完整是英方一手拟定的。8月29日,耆英、伊里布与英邦全权代外璞鼎查于南京江面上的英邦“汗绮丽”战舰上签订了和约。南京当时称江宁,南京左券又被称为《江宁左券》,今人惯称为《南京左券》。
  中英《南京左券》共13款,首要实质是:1.告示遣散奋斗。两邦相闭由奋斗状况,进入安适状况。2.五口互市。清朝政府盛开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为互市港口,批准英邦派驻领事,批准英商及其家眷自正在栖身。3.赔款。清政府向英邦赔款2100万元,个中600万元抵偿被焚鸦片,1200万元抵偿英邦军费,300万元归还贩子债务。其款分4年交纳清爽,倘未能定期交足,则裁夺每年百元应加息金5元。4.割地。清朝政府将香港割让给英邦。5.另订闭税则例。冬月枫专业养生馆清朝政府将以平正的规则公布一部新的闭税则例,以便英商循例交纳。6.破除公行轨制,批准英商与华商自正在营业。
  《南京左券》是近代西方血本主义邦度强加正在中邦公民身上的第一个不服等左券。英邦以武力侵略的式样迫使中邦领受其侵略恳求,这就使中邦主权邦度的独速即位遭到了捣鬼。强占香港,损害了中邦版图的无缺。互市港口成为西方血本主义对中邦举行殖民篡夺和不等价交流的中央。巨额抵偿加重了清政府的财务承担,同时转嫁到劳动公民的身上,使他们的存在愈加劳苦。《南京左券》签定后,西方列强趁火侵夺,接踵强迫清政府签定了一系列不服等左券。从此,中邦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修社会。
  兹因大清天子,大英君主,欲以近来之不和之端疏解,止肇衅,为此议定设立永恒和约。是以大清大天子特派钦差低贱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镇守广东广州将军宗室耆英,头品顶戴花翎前阁督部堂乍浦副都统红带子伊里布;大英伊耳兰等邦君主特派全权公使大臣英邦所属印度等处三等将军世袭男爵朴鼎查;公同各将所奉之上谕低贱行事及敕赐全权之命相互较阅,俱属善当,即使议拟各条,布列于左:
  一、嗣后大清大天子、大英邦君主永存和平,所属华英公民互相友睦,各住他邦者必受该邦保佑身家全安。
  一、自今往后,大天子恩准英邦公民带同所属宅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口岸,营业互市无碍;且大英邦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与各该父母官公牍交往;令英人遵从下条开叙之列,清爽交纳货税、钞饷等费。
  一、因大英商船远途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予以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天子准将香港一岛予以大英邦君主暨嗣后代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管辖。
  一、因大清钦差大宪等于道光十九年仲春间经将大英邦领事官及民人等强留粤省,吓以极刑,索出鸦片认为赎命,今大天子准以洋银六百万员偿补原价。
  一、凡大英商民正在粤营业,向例全归额设行商,亦称公行者承办,今大天子准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该口营业者,勿论与何商来往,均听其便;且向例额设行商等内有累欠英商甚众无措清还者,今裁夺洋银三百万员,举动商欠之数,准明由中邦官为归还。
  一、因大清钦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强办,致须拨发军士讨求伸理,今裁夺水陆军费洋银一千二百万员,大天子准为偿补,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往后,英邦因赎各城收过银两之数,大英全权公使大臣为君主准可,按数扣除。
  一、凡系大英邦人,无论本邦、属邦军民等,今正在中邦所管辖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天子准即开释。
  一、凡系中邦人,前正在英人所据之邑栖身者,或与英人有来往者,或有扈从及候候英邦官人者,均由大天子俯降御旨,誉录天地,恩准全然赦罪;且凡系中邦人,为英邦事被拿禁锢受难者,亦加恩开释。
  一、前第二条内言明开闭俾英邦商民栖身互市之广州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章例,由部宣布晓示,以便英商循例交纳;今又议定,英邦物品自正在某港循例征税后,即准由中邦贩子遍运天地,而途所颠末税闭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然而分。
  一、议定英邦住中邦之总管大员,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京外者,有文书来往,用照会字样;英邦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覆用札行字样;两邦属员交往,必当平行照会。若两邦商贾上达官宪,不正在议内,仍用禀明字样为着。
  一、俟奉大清大天子允准和约各条履行,并以此时准交之六百万员交清,大英水陆军士马上退出江宁、京口等处江面,并不再行阻难中邦各省商贾营业。至镇海之招宝山,亦将退让。惟有定海县之舟山海岛、厦门厅之古浪屿小岛,仍归英兵暂为驻守;迨及所议洋银通盘交清,而前议各海口均已启发俾英人互市后,即将驻守二处军士退出,不复攻克。
  一、以上各条均闭议和要约,应候大臣等区别奏明大清大天子、大英君主各用?、亲笔照准后,即速行交友,俾两邦分执一册,以昭信守;惟两邦相离遥远,不得一朝而到,是以另缮二册,先由大清钦差低贱行事大臣等、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各为君上定事,盖用闭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俾指日遵从和约开载之条,履行妥办无碍矣。要至和约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邦记年之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宁省会行大英君主汗华?船上铃闭防。
  本左券睹《海闭中外左券》,卷1,页351―356;又是《道光左券》,卷1,页34―37。英文本睹《海闭中外左券》,与汉文本载正在同页上。
  南京左券原无名称,经常称为《江宁左券》或《南京左券》;据《道光左券》,又称为《白门左券》。

  兹因大清天子,大英君主,欲以近来之不和之端疏解,止肇衅,为此议定设立永恒和约。是以大清大天子特派钦差低贱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镇守广东广州将军宗室耆英,头品顶戴花翎前阁督部堂乍浦副都统红带子伊里布;大英伊耳兰等邦君主特派全权公使大臣英邦所属印度等处三等将军世袭男爵朴鼎查;公同各将所奉之上谕低贱行事及敕赐全权之命相互较阅,俱属善当,即使议拟各条,布列于左:
  一、嗣后大清大天子、大英邦君主永存和平,所属华英公民互相友睦,各住他邦者必受该邦保佑身家全安。
  一、自今往后,大天子恩准英邦公民带同所属宅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口岸,营业互市无碍;且大英邦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与各该父母官公牍交往;令英人遵从下条开叙之列,清爽交纳货税、钞饷等费。
  一、因大英商船远途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予以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天子准将香港一岛予以大英邦君主暨嗣后代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管辖。
  一、因大清钦差大宪等于道光十九年仲春间经将大英邦领事官及民人等强留粤省,吓以极刑,索出鸦片认为赎命,今大天子准以洋银六百万员偿补原价。
  一、凡大英商民正在粤营业,向例全归额设行商,亦称公行者承办,今大天子准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该口营业者,勿论与何商来往,均听其便;且向例额设行商等内有累欠英商甚众无措清还者,今裁夺洋银三百万员,举动商欠之数,准明由中邦官为归还。
  一、因大清钦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强办,致须拨发军士讨求伸理,今裁夺水陆军费洋银一千二百万员,大天子准为偿补,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往后,英邦因赎各城收过银两之数,大英全权公使大臣为君主准可,按数扣除。
  一、凡系大英邦人,无论本邦、属邦军民等,今正在中邦所管辖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天子准即开释。
  一、凡系中邦人,前正在英人所据之邑栖身者,或与英人有来往者,或有扈从及候候英邦官人者,均由大天子俯降御旨,誉录天地,恩准全然赦罪;且凡系中邦人,为英邦事被拿禁锢受难者,亦加恩开释。
  一、前第二条内言明开闭俾英邦商民栖身互市之广州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章例,由部宣布晓示,以便英商循例交纳;今又议定,英邦物品自正在某港循例征税后,即准由中邦贩子遍运天地,而途所颠末税闭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然而分。
  一、议定英邦住中邦之总管大员,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京外者,有文书来往,用照会字样;英邦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覆用札行字样;两邦属员交往,必当平行照会。若两邦商贾上达官宪,不正在议内,仍用禀明字样为着。
  一、俟奉大清大天子允准和约各条履行,并以此时准交之六百万员交清,大英水陆军士马上退出江宁、京口等处江面,并不再行阻难中邦各省商贾营业。至镇海之招宝山,亦将退让。惟有定海县之舟山海岛、厦门厅之古浪屿小岛,仍归英兵暂为驻守;迨及所议洋银通盘交清,而前议各海口均已启发俾英人互市后,即将驻守二处军士退出,不复攻克。
  一、以上各条均闭议和要约,应候大臣等区别奏明大清大天子、大英君主各用?、亲笔照准后,即速行交友,俾两邦分执一册,以昭信守;惟两邦相离遥远,不得一朝而到,是以另缮二册,先由大清钦差低贱行事大臣等、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各为君上定事,盖用闭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俾指日遵从和约开载之条,履行妥办无碍矣。要至和约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邦记年之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宁省会行大英君主汗华?船上铃闭防。
  本左券睹《海闭中外左券》,卷1,页351―356;又是《道光左券》,卷1,页34―37。英文本睹《海闭中外左券》,与汉文本载正在同页上。
  本左券原无名称,经常称为《江宁左券》或《南京左券》;据《道光左券》,又称为《白门左券》。
  兹因大清天子,大英君主,欲以近来之不和之端疏解,止肇衅,为此议定设立永恒和约。是以大清大天子特派钦差低贱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镇守广东广州将军宗室耆英,头品顶戴花翎前阁督部堂乍浦副都统红带子伊里布;大英伊耳兰等邦君主特派全权公使大臣英邦所属印度等处三等将军世袭男爵朴鼎查;公同各将所奉之上谕低贱行事及敕赐全权之命相互较阅,俱属善当,即使议拟各条,布列于左:
  一、嗣后大清大天子、大英邦君主永存和平,所属华英公民互相友睦,各住他邦者必受该邦保佑身家全安。
  一、自今往后,大天子恩准英邦公民带同所属宅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口岸,营业互市无碍;且大英邦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与各该父母官公牍交往;令英人遵从下条开叙之列,清爽交纳货税、钞饷等费。
  一、因大英商船远途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予以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天子准将香港 一岛予以大英邦君主暨嗣后代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管辖。
  一、因大清钦差大宪等于道光十九年仲春间经将大英邦领事官及民人等强留粤省,吓以极刑,索出鸦片认为赎命,今大天子准以洋银六百万员偿补原价。
  一、凡大英商民正在粤营业,向例全归额设行商,亦称公行者承办,今大天子准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该口营业者,勿论与何商来往,均听其便;且向例额设行商等内有累欠英商甚众无措清还者,今裁夺洋银三百万员,举动商欠之数,准明由中邦官为归还。
  一、因大清钦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强办,致须拨发军士讨求伸理,今裁夺水陆军费洋银一千二百万员,大天子准为偿补,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往后,英邦因赎各城收过银两之数,大英全权公使大臣为君主准可,按数扣除。
  一、凡系大英邦人,无论本邦、属邦军民等,今正在中邦所管辖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天子准即开释。
  一、凡系中邦人,前正在英人所据之邑栖身者,或与英人有来往者,或有扈从及候候英邦官人者,均由大天子俯降御旨,誉录天地,恩准全然赦罪;且凡系中邦人,为英邦事被拿禁锢受难者,亦加恩开释。
  一、前第二条内言明开闭俾英邦商民栖身互市之广州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章例,由部宣布晓示,静品国际儿童教育以便英商循例交纳;今又议定,英邦物品自正在某港循例征税后,即准由中邦贩子遍运天地,而途所颠末税闭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然而分。
  一、议定英邦住中邦之总管大员,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京外者,有文书来往,用照会字样;英邦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覆用札行字样;两邦属员交往,必当平行照会。若两邦商贾上达官宪,不正在议内,仍用禀明字样为着。
  一、俟奉大清大天子允准和约各条履行,并以此时准交之六百万员交清,大英水陆军士马上退出江宁、京口等处江面,并不再行阻难中邦各省商贾营业。至镇海之招宝山,亦将退让。惟有定海县之舟山海岛、厦门厅之古浪屿小岛,仍归英兵暂为驻守;迨及所议洋银通盘交清,而前议各海口均已启发俾英人互市后,即将驻守二处军士退出,不复攻克。
  一、以上各条均闭议和要约,应候大臣等区别奏明大清大天子、大英君主各用?、亲笔照准后,即速行交友,俾两邦分执一册,以昭信守;惟两邦相离遥远,不得一朝而到,是以另缮二册,先由大清钦差低贱行事大臣等、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各为君上定事,盖用闭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俾指日遵从和约开载之条,履行妥办无碍矣。要至和约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邦记年之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宁省会行大英君主汗华?船上铃闭防。


  兹因大清天子,大英君主,欲以近来之不和之端疏解,止肇衅,为此议定设立永恒和约。是以大清大天子特派钦差低贱行事大臣太子少保镇守广东广州将军宗室耆英,头品顶戴花翎前阁督部堂乍浦副都统红带子伊里布;大英伊耳兰等邦君主特派全权公使大臣英邦所属印度等处三等将军世袭男爵朴鼎查;公同各将所奉之上谕低贱行事及敕赐全权之命相互较阅,俱属善当,即使议拟各条,布列于左:
  一、嗣后大清大天子、大英邦君主永存和平,所属华英公民互相友睦,各住他邦者必受该邦保佑身家全安。
  二、自今往后,大天子恩准英邦公民带同所属宅眷,寄居大清沿海之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等五处口岸,营业互市无碍;且大英邦君主派设领事、管事等官住该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与各该父母官公牍交往;令英人遵从下条开叙之列,清爽交纳货税、钞饷等费。
  三、因大英商船远途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予以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天子准将香港一岛予以大英邦君主暨嗣后代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管辖。
  四、因大清钦差大宪等于道光十九年仲春间经将大英邦领事官及民人等强留粤省,吓以极刑,索出鸦片认为赎命,今大天子准以洋银六百万员偿补原价。
  五、凡大英商民正在粤营业,向例全归额设行商,亦称公行者承办,今大天子准以嗣后不必仍照向例,乃凡有英商等赴各该口营业者,勿论与何商来往,均听其便;且向例额设行商等内有累欠英商甚众无措清还者,今裁夺洋银三百万员,举动商欠之数,准明由中邦官为归还。
  六、因大清钦命大臣等向大英官民人等不公强办,致须拨发军士讨求伸理,今裁夺水陆军费洋银一千二百万员,大天子准为偿补,惟自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五日往后,英邦因赎各城收过银两之数,大英全权公使大臣为君主准可,按数扣除。
  八、凡系大英邦人,无论本邦、属邦军民等,今正在中邦所管辖各地方被禁者,大清大天子准即开释。
  九、凡系中邦人,前正在英人所据之邑栖身者,或与英人有来往者,或有扈从及候候英邦官人者,均由大天子俯降御旨,誉录天地,恩准全然赦罪;且凡系中邦人,为英邦事被拿禁锢受难者,亦加恩开释。
  十、前第二条内言明开闭俾英邦商民栖身互市之广州等五处,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章例,由部宣布晓示,以便英商循例交纳;今又议定,英邦物品自正在某港循例征税后,即准由中邦贩子遍运天地,而途所颠末税闭不得加重税例,只可按估价则例若干,每两加税然而分。
  十一、议定英邦住中邦之总管大员,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京外者,有文书来往,用照会字样;英邦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覆用札行字样;两邦属员交往,必当平行照会。若两邦商贾上达官宪,不正在议内,仍用禀明字样为着。
  十二、俟奉大清大天子允准和约各条履行,并以此时准交之六百万员交清,大英水陆军士马上退出江宁、京口等处江面,并不再行阻难中邦各省商贾营业。至镇海之招宝山,亦将退让。惟有定海县之舟山海岛、厦门厅之古浪屿小岛,仍归英兵暂为驻守;迨及所议洋银通盘交清,而前议各海口均已启发俾英人互市后,即将驻守二处军士退出,不复攻克。
  十三、以上各条均闭议和要约,应候大臣等区别奏明大清大天子、大英君主各用?、亲笔照准后,即速行交友,俾两邦分执一册,以昭信守;惟两邦相离遥远,不得一朝而到,是以另缮二册,先由大清钦差低贱行事大臣等、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各为君上定事,盖用闭防印信,各执一册为据,俾指日遵从和约开载之条,履行妥办无碍矣。要至和约者。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英邦记年之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由江宁省会行大英君主汗华?船上铃闭防。
  本左券睹《海闭中外左券》,卷1,页351―356;又是《道光左券》,卷1,页34―37。英文本睹《海闭中外左券》,与汉文本载正在同页上。
  本左券原无名称,经常称为《江宁左券》或《南京左券》;据《道光左券》,又称为《白门左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7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发表于 2019-3-14 13: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网络社区  

GMT+8, 2019-3-22 06:18 , Processed in 1.248002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